官方微博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陈兵:戈13出征记

陈兵 四川大学商学院EMBA2015级春季班学员 33A05


D0——像个老兵一样去战斗


4月30日凌晨五点,生物钟与闹钟几乎同时将我唤醒,出征的时间到了。睁着眼想了一下,似乎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五点半向机场出发。在这个时间让老婆送机实在是不应该,但如此重要的时刻,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形式能够表达那一分支持,那一分担忧,那一分共振的心情......






六点,来自这个城市不同角落的战友们都准时来到了机场,兰州机场中转,第一次战前战术准备会议,会上大家对教练组提出的战术安排提出很多的疑问,甚至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战斗似乎已经提前打响啦……这次我们是认真的!



敦煌,这个因飞天成名的城市此刻已经被来自全国各地的戈友占领。到处旌旗招展,喊声震天,在这种环境下,即算你已是耄耋老人,想必你也会毅然地扛上长枪扑向敌人的阵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老板/董事长,这里有的是铁血战士。夜晚的“点将台”将气氛推向高潮,各大商学院的队伍就像孔雀开屏一样极力展示各自团队的风采。



深夜,和秦大队再次就战术安排做了深入沟通,之前的争议都迎刃而解。回酒店召开前委会议也是非常顺利,就战斗组织/战场决策/战术安排大家达成共识。深夜向团队发出《前委通报(第一次)》,后面几天的比赛我们完全执行了这次通报的内容,可见任何事情,与团队达成共识是多么的重要,为了共同的目标去战斗的感觉真好。


5月1日清晨,A队队员战前最后一次集中训练,这也是自组队以来,出勤率最高的一次,想想戈赛后再无人追着大家打卡,大家对这次训练特别珍惜。经过近一年的训练,大家的身型都如此矫健,一路欢歌笑语,也算是给敦煌这个旅游城市增添了一片风景。



赛前的暖场已到极致,鸡血已经充满,大战来临,我们已少了那一分不安,多了一分准备充分后的淡然面对。明天,我们会像一个老兵那样去战斗!


D1——调整节奏


5月2日, 阿育王寺—破城子, 官方距离29km。


感冒,要命的感冒,几天来一直祈祷比赛时能够恢复,此刻似乎没有终结的意思,早晨起来几乎完全不能发声了。淡淡的忧伤涌上心头,老婆临行的嘱托在耳边响起,我还能继续比赛吗?我是坚决不能退赛的!也许再休息一天就好了,可是明天就是竞赛日了呀……怎么办呢?再挺一下吧!



今天是戈壁第一天—体验日,不计成绩,今天的战术安排是匀速慢跑 沿途美美的拍照,目标是磨合战术,调整状态,为明天的竞赛保存实力。两小时车程,此刻的阿育王寺就像原始的图腾一样,吸引大家向他聚拢。总想到这样一个画面:战场上嘎的停下一辆大巴,车外已是战火纷飞,满是硝烟和轰炸的碎片,战士们成片的倒下,又总有人爬起来,向着目标发起又一轮的冲锋。


几千人的混乱和喧嚣,让人想到是万马奔腾,真的是飞沙走石,遮云蔽日。简单的仪式后,几千匹没有缰绳的战马开始以各种方式冲向战场。其中咱们川大B队的法派西服和彩裙格外引人注目,今天他们将穿西服跑完全程。



川大的 法派西服和彩裙引人注目

然而现实远没有我们预想的那样轻松愉悦,由于出发已是11点,烈日当头 恶劣路况 大风 人多,人太多,前面五公里A队就一直在不同的队伍之间穿梭前行,速度完全提不起来。七/八公里后慢慢的可以小跑起来了,但由于长时间的暴晒,虽然不停的补水,嗓子还是火缥火辣,已完全不能发声,扛在肩上的队旗在大风下也越来越难以控制,我慢慢的退在了后面…



这个时候A03-“戈壁金刚”,踩着他稳定的节奏来到队伍前面带队。训练最认真,体力最好,最能忍耐,从没有听他喊过不行,此刻的他就像加蒸汽机车一样,吭哧吭哧,稳定的节奏,每一下蹬地都充满着力量,时不时地招呼大家“注意呼吸,调整节奏”,慢慢的队伍跑出了节奏。十公里后,我们根据比赛战术安排,分前后队阵型,前队配速终于进入七分,经过前面的调整,特别是静默,现在感觉呼吸顺畅多了,心率也降了下来。



正午的阳光毒辣地打在没有一丝绿色的戈壁上,直射加反射的热浪360度包裹着一群奔跑的战士,就像是微波炉一样。每公里补水,七公里补盐丸,八公里补能量胶,我们已经持续奔跑了二十多公里,前面远远的有一片绿色,那就是传说中的“小树林”吗?其实在戈壁上我十公里前就看到他了,可是怎么总也到不了呢?在微波炉中不断被旋转炙烤的结果开始体现了,A09开始出现想呕吐的感觉—轻微中暑现象,减速,补水,霍香正气水,坚持……我们千万不能在体验日损兵折将啊!


过了25公里打卡点,进入小树林休整,仿佛从微波炉跳到了一杯冰水的感觉,整个世界凉了下来,这一刻理解了绿洲之于戈壁的意义,理解了在这了无人烟的戈壁为什么会有商贾云集,为什么会有丝绸之路。



传说中的戈壁后遗症之一 :想喝水就找吸管,第一天到营地就这样喝掉满满两大袋(3L)才去厕所 。


11:00-15:30,烈日下的四个半小时,第一天的戈壁就是如此欢迎大家的,据队医晚上开完医疗会议回来透露,今天有780人左右中暑,好危险啊,我们又是多么的幸运啊!



赶在天完全黑掉前手忙脚乱的搭好帐篷,报复性的死撑了近三个人份量的羊肉,还加一大盆羊肉汤。躺在我们的豪华双人床垫上,祈祷今晚能睡上个三五个小时,祈祷明早嗓子可以恢复,赶紧睡吧,明天还要早点起来打肌贴……


D2 ——兄弟,我们一直跑!



5月3日,竞赛日第一天,破城子—昆仑障,31.38km,实际距离32.8km,用时3小时45分。

第一天冲线那一刻

(事实是前队到时队医摄像都还没到,这张照片应该是最后一天的终点,但我保证当天的那一幕和照片是99%一致,记得当天我蒙面的头巾是黄色)

比赛结束已经十天,终点一幕还在我的眼前:金华大喊“冲起来”,从照片上看他用上了全部的气力把繁星往前推,力量之大,以至于另一侧的我要稍微侧身才能保持平衡;那时繁星竟然似乎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那是历经磨难,完事儿后的胜利的微笑吗?那一刻我的眼泪在眼眶里转啊转,不为自己的精疲力竭,为的是我们竟然如此残忍的对你—我的兄弟,为什么我们竟把你逼到如此的极限,明知道你已经拼尽全力,我们却要用如此壮烈的方式拉着你,推着你……此刻的你没有言语,只有用一次次摆臂来表示与我们同步。我们三个人就保持这样的队形,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在最后冲刺的阶段,每一次摆臂我们都必须同步,我们三个人就是这样吼叫着冲过了终点。


28.5km从涵洞出来那一刻,你停了下来,脸色苍白,双手无力的耷拉着,我知道你已经到了极限,需要停下来,需要休息。可是还有四公里,今天是比赛的第一天啊,我们三个必须出成绩,完全没有退路!我返回来拉上你就跑,金华也退下来在后面推,“兄弟,不能停!我们要一直跑!坚持!”。途中看着曾经被我们超越的队伍超过了我们,我有一点点着急,金华也急了,我们却不敢也不能提速。我知道这个时候是你最难受的阶段,虽然有我们推着、拉着,但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的坚持,这时候每一次摆臂,每一次抬腿你都需要用尽全力才可以完成,我们只能期盼着你能以这样的速度不要停,一直跑,一直跑。


兄弟,对不起!


终点后,你瘫倒在大帐,经过队医简单处置后,你安静的睡着了,睡了好几个小时,你睡的如此安静,以至于我们需要时不时确认一下你的呼吸,你太累了。好好休息吧,明天你还要出成绩。



第一天竞赛日,我们完全实现战术安排,第一天排名21。感觉这次应该会很顺利,赛前我们一直没底的繁星经受住了第一天的考验,虽然有些艰难;雯儿赛前几个月来一直没好利索的伤痛,今天竟然消失无踪;镶玉状态如预料般的稳定,她的小宇宙应该早已经爆发的不要不要的;五哥&雷电今天也是超额完成对女队员的拖带指标,帮助他们顺利出成绩;何英今天没有出状况,明天应该是有希望出成绩的;而我自己虽然感冒还没好,但心里已经有底,没啥大不了的,一切牛鬼蛇神都要给我让路。戈壁,我巨轮来也!


D3——巨轮大战风车阵


5月4日,竞赛日第二天,昆仑障—风车阵,GPS折线距离32.21公里,实际运动距离34.2公里,用时03:53。



风车阵,

一年前戈12庆功宴,

从老戈们的分享知道了你。

你像是巨人,张牙舞爪。

所有人提起你,都唏嘘不已,

似经历了一场噩梦。

你又像是玉立的白衣女子,

让人从十公里外就想亲近你。

当用完所有气力离开你,

又似春梦一样难以忘记。

风车阵,我是要来会会你的。


风车阵后,我竟快乐的飞了起来,为戈赛准备一年多来,第一次有镜头感的照片。感谢崔大师的蹲守。

今天是戈赛最最艰难的一天,对所有参赛队员都是一个巨大挑战。第三天是暴露队伍一切短板的时候,很多队伍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伤病,按惯例今天的成绩基本奠定这次戈赛的名次,因此大家都是格外的重视。


今天前队的战术安排依然是争取帮助繁星出成绩,和昨天一样,出涵洞(11公里处)繁星就明显掉速,显然昨天的严重透支让他今天过早的出现疲惫。后队传来的消息知道英子今天状态还算正常,但速度提不起来。按计划今天依然要到补给点做二选一的决定,因此接下来的十公里我们还是必须保证繁星能够尽量跟上我们的速度。接下来的这十公里几乎全是高低不平的盐碱地,绝大多数的路段被踩实的路面只有脚掌宽,在这样的路段下拖带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负责拖带的教练很快就接近崩溃了。要命的是因为前后队距离拉大及地形原因,在最困难的阶段,教练一遍一遍的呼叫“国平哥,野牛在哪里”,却没有一点回应,可怜的教练多么无助啊,让我都有点心疼他了,太不容易了。而这个时候我却告诉自己必须不能去帮助他们,我只能尽量保持自己的节奏,为后程积蓄力量,避免让团队陷入更大的麻烦。


在到达补给点前两公里,秦大队和教练在对讲机里终于做出的决定,放弃繁星,“野牛”退回到后队确保英子今天出成绩。



过了补给点后,前队就只剩下我和金刚,我们的任务就是放开跑,尽量确保和后队拉开30分钟的时间差。跨过疏勒河远远的看到前方耸立的风车阵,距离应该有近7公里,远远的我们对准第一和第二个风车中间跑过去。持续在洪水冲刷过的沟壑中穿梭跳跃,等我们来到第一个风车脚下,已经精疲力竭。望一眼前方整齐列队的风车,转折点的第11个风车是那样清晰又遥不可及。我们就像那个可怜的骑士一样,骑着一匹瘦马,披着几乎挂不住的盔甲,虽然我们已近瘫软,但我们依然挺起长枪向风车刺去。


上次拉练进入风车阵我就崩溃了,那一段无力和崩溃让我心有余悸。今天我是有备而来,我要认真的对待,有一些疲惫没有关系,我调整呼吸,保持节奏,收紧核心,摆臂提腿,风车阵你也不过如此。得益于节奏的稳定和中途多补的能量胶,今天的风车阵感觉没有那么漫长,不同于上次几乎不敢抬头直视,只能低头看身前五米的路面。今天我要坦然直视你,风车们,今天我不再畏惧你的巨大,我甚至连想要征服你的感觉都没有,你就站在那里向我行注目礼吧,我要愉快的向我的目标冲刺。

女队出风车阵

出了风车阵,终点的的大帐已进入我的视野,似乎已经听到终点隆隆敲击的战鼓,踩着鼓点,脚步越来越轻快,心率竟然落到了140,我跟教练说:让我放开跑吧!我加大摆臂,放开脚步,以800米的速度奔跑,我真的可以飞起来了。戈壁,我巨轮来也!风车阵,你就在我身后向我巨轮行注目礼吧!


由于今天没有调整好节奏,金刚出风车阵后几近崩溃,姿态已经严重变形,而我知道这一刻无论如何,我要带着我的兄弟一起冲向终点。我挎上金刚,他有些不好意思、腼腆的跟我说:“兄弟,我今天真的是被拉爆了”。看着他的样子,我想说,兄弟,我们都知道我们为戈壁付出了什么,今天我们必须坚持,我们一起去实现我们的戈壁梦想。但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挎上他就跑,800米,200米,100米,50米,20米,我们要一起冲线。金华应该是用尽了最后的气力站直了身体,掏出计时卡打卡,完成了这个动作后,软软的倒在了地上,马上医疗人员就把他抬走了,等我转身已经看不到他了。



兄弟你休息吧,你今天任务终于完成了,而我今天一定要站在终点迎接所有兄弟的归来。晚上公布排名,我们终于排到了20名,我们真的离目标很近了。加油,兄弟们,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要往死里跑。


D4——理想/行动/坚持/超越


5月5日,竞赛日第三天, 风车阵—广显驿,GPS折线距离21.75公里,实际运动距离22.9公里,用时02:47。



理想/行动/坚持/超越—戈赛的八字箴言,按剧本设计今天该是“超越”了吧。而我想的却是,去你的戈壁,劳资来了,跑了,这下可以回家了。


按理,最后一天,不再需要保存实力,争取跑出最块的速度。但对于我们这样的队伍,个人能力不占优势,整体实力捉襟见肘,每一天都是硬仗。前三天靠着战术合理,所有人都没有出状况,大家都拼到极限,成绩还不错,可是已经拼了三天了啊,今天我们能超越吗?二十强,如果比赛在前一天就结束,你就是我们的了。无论如何,我们今天还是要拼到底的,加油!



今天不一样,凌晨六点天还没有亮,B队兄弟们就出发了。我们上路两三公里后,路上一下子就热闹起来,相较于老A单调孤独的奔跑,B队看起来就丰富多彩的多了,因为早晨气温低,好多人穿着羽绒服,或裹着保温毯,或拄着登山杖,或三三俩俩勾肩搭背,或各种摆拍,好快乐的感觉,这才是戈壁的正确打开方式嘛。观众的感觉真好,沿途B队们都主动给A队让路,给A队加油助威,无论是来自哪个院校,在他们的注视下,我们只有更加努力的奔跑。


可能是因为三天下来身体极度疲惫,可能是因为前面十公里的长缓坡,今天除了感冒导致心率升高,腿也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庆幸这是最后一天,庆幸今天只有22公里,我自信的跟教练讲“你们先跑吧,我自己调整一下来追你们”。看着旁边热情帮我们加油的戈们,我竟然连向他们回礼的力气都不想浪费,连点头都没有,我自己就这样默默的跑着。

川大的伴郎伴娘在戈壁上超级拉风

一路上终于见到我们B队队友们,今年的B队绝大部分是去年老A,他们来重要的工作就是为A队服务的,传承也是戈壁精神的重要部分:

其品,B队队长,用他的话讲这次来就是为A队服务的,他是一个做事风格很拼、相当拼的人;

周荣,去年的戈壁玫瑰,每天早晨出发前都要亲自给我喷药(咽喉);

大师兄,在过去一年里几乎每次拉练都亲自陪伴,每次讲起戈壁都要流泪;

董青,戈壁仙人掌,最能喝,最能写,还是我们戈13的赞助商之一;

贾建刚,戈壁骆驼,总是那样任劳任怨,默默奉献,今天似乎大家的羽绒服都在他的背上;

郝琴,其实去年就一直按照A队标准训练的美女,选拔前因为身体原因退出A队,相信你明年一定会跑A;

松哥,年纪最大,每天穿起七分裤跑戈壁,一步一个脚印,去年C不过瘾,今年B,明年跑A吧。

特别要提的是咱们商学院常务副主任—曹老师-戈壁麒麟,从A队组建,就亲力亲为参加A队训练,因此成为戈壁上少有的真正全程自己跑的“戈壁上最能跑的院校领导”。


十公里后,我的状态又一如既往的恢复,于是提速追赶前队,在11公里的回形弯处,为了追上前队,我竟从抄近路从一个小山坡直接冲了下去,这种危险动作在拉练时是绝对不允许的,无论如何,我动力已恢复了。


最后50米,我、金华、樊凡,我们三个又向第一天那样吼叫着向终点冲去,金华用尽所有力气猛推樊凡,以至于自己失去平衡。我们三个手拉着手,鼓足所有力气,迈开大步,三人前所未有的同步,那一刻竟然有腾云驾雾的感觉。

大大队长胡杰华专程赶来迎接,并在最后一段路程加入战斗,帮助大家冲到终点。

终点线后,一切的激情/豪情/兴奋/忐忑/挣扎/坚持...所有的鲜花/奖牌/拥抱/泪奔都烟消云散,戈13就这样结束了,正式开启后戈壁时代。







(微信扫一扫,了解我们)


四川大学商学院EMBA

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项目

scu executive mba program

028-85412222

028-85411222

emba@scu.edu.cn

embascu@qq.com

咨询老师

成都市 望江路29号 四川大学商学院 202室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